当前位置: 部门首页 >> 老年风采 >> 正文
追思王明居教授

作者:石云孙      来源:      发表时间:2017-10-11浏览次数:      字号:    

追思王明居教授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安庆师范大学教授  石云孙

偶从网上读到刘元树先生的怀念文章,才惊悉王明居教授已在几年前病逝,不觉怅然久之、哀之。昔日同事之谊、大恩之情,一凛然而思之、感之。老友生死茫茫,思量难忘。因述往事,告慰灵前,谨肃然祭之、悼之。

王明居教授,安徽天长人,当代知名的美学家,年长我一岁,故以兄事之。兄1957年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,1958年由哈尔滨调来合肥师范学院中文系任教。在系里他治文学,我教语言,成为同事。1959年我接家眷来校,与明居兄同住136栋一楼,成了对门的邻里。好事不常,1960年春,妻子被动员送回农村,我带小女过,住宅由套房换到137栋的一个单间。时当饥荒年头,生活艰苦,每晚生炉子烧水做饭,维持生活。明居兄家眷暂回原籍,单身一人,晚常过来弄壶开水。常言道,天有不测风云,人有旦夕祸福。我曾经历过一次祸与福、死与生的遭遇,不幸而幸,至今想来,犹有余悸。一日晚,炉子生在床侧正旺,女儿在床上嘶唤,我忙将火球捡出放在炉边,慌忙带上门到床上哄孩子,随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。当睁开眼,见明居兄及左右邻居都围在床前乍惊乍喜,明居说:“你父女煤气中毒了,幸喜现在没事了!”又说:“我拎水瓶推门进来,见室内煤气太重,你父女躺在床上无声息,被吓坏了,忙将前后门打开,惊动了左邻右舍。过了一会,见你睁开眼,女儿也醒了,大家吁了一口气。”邻居说:“好险啊!亏王老师来的巧,救了你父女二命。”我回过神来,才知死里逃生,说:“谢谢救命之恩!”此后,每见明居兄,便称他为救命恩人,他总是笑而不言。

1965年,我离开合师院调往皖南安徽劳动大学教书,合师院于1969年拆迁,明居兄随中文系拼到芜湖皖南大学——即后来的安徽师范大学。二人别在一方,惟过往未断。著作出版,自相互赠。明居兄岳母在安庆小女儿家过,他夫妇来探视,必约见晤谈;我到当涂老家探亲,路过芜湖,定邀到府上做客。明居与夫人赵光霞热情接待,真有宾至如归之感。2010年中秋,兄从上海发来短信致意,并附诗一首,诗曰:“中秋月明岁岁有,苏州河水日日清。岸上惠风徐徐拂,笔底波澜时时兴。”诗颂时清风和,抒写家国情怀。我因作《答恩兄》一绝:“沪上中秋明月诗,居然短信芜湖驰。只缘五十年前醒,走到今天却话时。”救命之恩,终身不忘。20101012日王兄来函并附寄大作复印件:《我的美学追求》,原载《美与时代》,编者按指出:由《通俗美学》到《模糊美学》,“在中国开创了一个全新的美学派别——模糊美学”。立言可谓不朽了。我因作读大作酬兄一绝附复函中寄呈,诗曰:“风采老成依旧颜,天长笔底总波澜。眼前美苑添新色,通俗模糊仔细看。”大作附近照一幀,风采依旧。201210月,《王明居文集》出版,共五卷,收美学专著11部,共约240万字,为之欣喜!然而出乎意外的是,一位开创了美学派别的大家,竟在两年后不幸溘然长逝。过往之状,救命之恩,若在目前,遂作《吊王明居教授》一律,追而思之:

 

每逢年下倍思君,问讯不回三四存。

偶上络网搜大著,何期屏目得哀闻。

共事有缘成好友,平居无意对芳邻。

推门忽见煤烟状,父女逃生救命恩。

 

2017910日写于安庆师范大学

责任编辑:admin
 5 打印本文 6 返回顶部 1 关闭窗口
  • 下一篇: 麻姑山赋-石云孙